深海水休

年更系司机

蒸汽朋克版真心话大冒险

!!!!!!!!!

一口獠牙的小甜甜:

新皇李旻继位后第二年,正月十六,北行宫的温泉别院里灯火通明。


北大营不当值的将士全跑了过来,进京述职的沈将军也特意多留了几日,连向来勤勉的陛下都找了个托词,罢朝一天。有陛下坐镇,那些个想借“贺寿”之名跑来拍马屁的讨人嫌,就全都不敢露头了,北行宫全是自己人,又热闹又自在。


用罢了家宴,北大营的将士们不便长时间擅离职守,都各自回营地了,别院里笙歌渐消,曹春花嫌不热闹,就提议要玩“击鼓传花”。


 


“作诗么?”葛晨一听,脸色都变了,慌忙摆手道,“我不来,来不了,我给你们敲鼓算了。”


顾昀接道:“那看来我只好给你们当花了。”


 


沈易寒碜他道:“我说你还行不行了,大帅?从小也是宫里太傅调教出来的,马屁精们天天拍你是儒将,喝醉了信手涂的鬼画符也敢拿出去卖好几千两……”


顾昀拍案而起:“哪个王八蛋卖的?我怎么一个子儿都没收到?”


 


奉函公察言观色,见顾帅有挂印封金、从此回家大写特写的意思,忙打圆场道:“临酒吟诗固然是风雅,可就如那些个仙音雅乐,少几分趣味,不必拘泥,我看,长歌作赋也不失豪放……”


顾昀笑道:“奉函公说的这个好!我……”


闻听顾帅要“长歌”,四座皆惊,仿佛集体被白虹射爆了太阳穴,纷纷开始头痛欲裂。


 


长庚连忙夹起一块酥肉塞住了顾昀的嘴:“多吃饭少说话,伤还没好呢,让你养气,医嘱都忘了吗?”


陈姑娘肃然帮腔:“不错,大帅伤在肺腑,不可擅动气息。”


沈易也能屈能伸,低声下气道:“真……真不必了,大帅,我们都知道您很行,还是多歇会吧。”


葛晨瑟瑟发抖:“我可能得去更个衣。”


 


有个大杀器在座,歌也唱不成了,最后议来议去,一干半醉的文武栋梁们决定玩个很不入流的游戏——把花球掏了个能伸进一只手的洞,花球传到谁手里,谁就从里面摸个锦囊出来,答不出锦囊上的问题,就罚酒三杯。


 


长庚听完,立刻抬手盖住顾昀手边的杯子:“他不能喝酒。”


刚直起腰的顾帅又软绵绵地塌了回去,懒洋洋地说道:“遵旨,陛下,那我可要胡说八道了。”


陛下想了想,招手叫来个内侍,低语几声,内侍一路小跑,不多时,抱来个小坛子和小瓷盘,众人伸长了脖子去看,只见坛子一掀开,一股醇厚的酸味就扑面而来。


“酒虽然不行,但醋还是能喝两口的。”长庚笑道,“反正都是粮食酿的。”


 


顾昀:“……”


他跟沈易还都是肉做的呢,光看脸就知道不能同日而语!


 


顾昀不爱吃甜,更不爱吃酸,小时候在饭桌上闻见醋味就闹,后来被老侯爷打服了,不闹了,也就是勉强能入口。


及至看清了瓷盘里的东西,顾昀终于变了脸色:“大冬天的,哪来的香椿?”


“宫里冰窖里冻的,取意‘春意长存’,怎么能让你干喝醋?当然要拌点小菜。”陛下笑眯眯地挑了一筷子,“我替你尝尝新鲜不新鲜。”


顾昀迅速躲了他三尺远,一时半会不想亲近某人的芳泽了。


 


第一轮击鼓,花球落到了曹春花手里,曹春花拍着胸口,头晃尾巴摇地鼓捣了半天,从里面掏出个锦囊,不等看,葛晨就从旁边探出手,一把抢去,念道:“我看看,问的是……‘你此生,最不可割舍的是什么’?”


曹春花立刻朝长庚一拱手,说道:“忠义啊!”


陛下不买账,笑道:“去你的,我不信,喝酒。”


 


葛晨抬手要灌,曹春花抱头鼠窜:“不不不,等等,我重新说!重新说!美貌,是美貌!”


“不老实。”陛下金口玉言道,“罚。”


美貌的曹春花被圣旨压扁了,只好乖乖张嘴,让葛晨灌了三杯。


 


顾昀自打从两江战场回来,就一直躺着,才刚被放出门,别说酒,连酒糟都没尝过一口,看得羡慕嫉妒恨。


不过羡慕也没用,他面前只有泡死醋中的香椿,时时刻刻地散发着虫尸的辛辣味。


 可能是他的馋虫感动上苍,第二轮,花球就落到了他手里。


然而顾帅平生不认识“乖乖就范”四个字,他为了逃避醋拌香椿,在内侍鼓声停下的一瞬间,手里悄悄一弹,正打在内侍的胳膊肘上,内侍手筋一麻,整个人往前扑去,鼓“咚”地多响了一声——顾昀趁机把花球塞进了沈易手里。


沈易:“……”


他为什么要坐在顾子熹旁边? 




沈将军掏出来的锦囊也应景,那锦囊里的字条写道:“你此生挨过板子吗?最后一次挨板子是因为什么?”


沈易一指顾昀:“挨过,因为他。” 


顾昀以手撑头,在旁边笑,还挺光荣似的。


长庚便问道:“是给教书先生下泻药那事吗?”


沈易震惊地看向顾昀,一双眼睛里满是“你怎么什么倒霉事都往外说,不知道丢人现眼吗”。


“那事太远了,”顾昀说道,“沈季平这个人,从小胆子就一点大,要不是我带着他玩,早就读书读傻了。”


沈易冷笑道:“跟着你,没让我爹打傻,算他老人家手下留情。”


众人便催他说。


“这样一说,也有十多年了,”沈易想了想,说道,“那是西域第一次叛乱之前的事,十六七岁吧。”


十六七岁的长庚他们已经随着临渊阁云游四方了,闻听老成持重的沈将军还在家挨板子,一帮人顿时伸长了脖子。


“元和先帝给他订了门亲事,郭大学士之女,”沈易有意挤兑顾昀,就说道,“长得那真是貌美如花、秀外慧中,敢和当年的太子妃——也就是太后娘娘并称双姝……”


顾昀警觉地打断他:“别扯淡,说得好像你见过似的,连我都没见过。”


说完,他借着倒茶偷偷瞟了陛下一眼,长庚人在灯下,眉目比平时柔和不少,听到这,就似笑非笑地在桌子底下悄悄地点了点他,然后又从他面前的盘子里夹了根香椿。 


“道听途说,郭小姐仰慕者很多嘛,”沈易说道,“其中一些人听说了这门亲事,就很不平,酸文假醋地骂他是纨绔子弟——当然,骂他的人自己也是纨绔,不然没这闲工夫——领头的是左相之子,这位仁兄自诩京城第一风流才子,‘才’在哪,大伙都不知道,倒是知道他没事就喜欢倚翠偎红。有一天,这位去了‘香云阁’,会他的红颜知己,刚把裤子脱了,香云阁就走了水,着的正好就是他的雅间。这位丞相公子情急之下,腰带也没找着,拎着裤子一路踩着浓烟飞了出来,从此人送绰号‘飞云公子’,左相因为这事脸上无光,年底就告老了。”


陈姑娘没听明白,便问她未婚的夫君道:“那为什么你挨了板子?”


顾昀大笑道:“因为这厮不听我的,放完火不敢大摇大摆地走前门,非要从后院跳窗户跑,正碰上沈老爷在那会友,哈哈哈,鬼鬼祟祟地乔装打扮,也没瞒住亲爹的眼。”


香云阁在起鸢楼后面,颇有格调,不少文人墨客汇聚,饭菜也是一绝,但再有格调,毕竟也属于风月场所。亲爹在风月场所里会友,虽说没干什么吧,被儿子撞见,也足够他老人家尴尬得恼羞成怒了,何况这小子还淘气淘出花样了。


虽然放火这缺德事,一听就知道是顾昀牵的头,但沈老爷打不着安定侯,只好把一腔怒火都喷在了亲儿子身上,打得他哭爹喊娘,卧榻一个多月。


沈易愤懑地把花球扔给顾昀:“你陪一个。”


顾昀奇道:“凭什么?”


“凭那事是你一手策划的,要说起来,大帅真是从小就运筹帷幄,香云阁的地形和环境都……”


顾昀忙道:“陪陪陪,我陪,季平兄,快收了神通吧。”


于是顾昀在陛下意味深长的注视下,一言不发地夹起一根香椿,吞金似的咽了。 




直到第三轮击鼓,顾昀还没把那根香椿咽下去,痛苦地屏着息,他把花球安全脱手给沈易,去摸茶碗。


谁知下一刻,本该传给陈姑娘的沈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把花球砸回了顾昀怀里。


正在漱口的顾昀差点把茶水洒在前襟上,茫然地抬起头。


“咚”,鼓声停了。


顾昀:“……”


沈易:“哈哈哈哈!” 




顾昀不方便当着满座亲友的面跟沈易互挠,只好故作大度地一挥手:“事无不可对人言,有什么?我就……”


他扫见锦囊里的字条,只见上面写道:“你此生,行到水穷处,最大的慰藉是什么?”


众人见大帅牛皮吹一半,忽然哑了,都很好奇,沈易探过身去:“写了什么?”


顾昀伸手一握,把字条藏了起来,他偏头去看长庚,一瞬间,眼神悠远起来,不知想起了什么,忽然就笑了。


长庚不明所以,眨了眨眼,问道:“到底写了什么?”


年轻的陛下目光澄澈,北行宫所有的灯光都在那双瞳孔里。


“写了你,傻子。”顾昀想道,“算了,豁出去了。”


然后他一根一根地,把面前的“春意长存”吃了。


唔,口感欠佳,讨个好彩头。


~~~~~~~~~~~~~~~~~~~~~~~~·~~~~~~~~


依照顾昀的口味,这辈子是告别锅包肉了,我觉得这是他毕生最大的遗憾之一。

【华武】堂下霜(五/草木味儿)

啊!!!!!!!三百年啦!!!!!!!!!!!!!!!!!!

江畔闻君笑:

*雷点预警!!!!恶趣味的乳首play!!!!rttj有!!!!产乳有!!!!!雷者慎点!!!!


*雷点预警!!!!请看第一条!!!!


*雷点预警!!!!请看第二条!!!!


*梗来自  @营养寒菌汤 !供梗感谢!


*链接走→https://shimo.im/docs/QDYlpsYu5ZIBuxT4
手机党评论区老规矩👌


*完成了!在生日当天搞事情哈哈哈ᖗ( ᐛ )ᖘ愉♂悦


*诶我都想推开华仔自己搞搞小道长了(……)他真可爱/ni


*全文见tag,下一更依然要等八百年。

太棒了吧!!!!!!!!!

清已:

成长

【暗武车】云归

5000字暗武小破车 https://m.weibo.cn/5674730415/4221069437676811

他们真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人止人:

跳舞合集!

少年时期踢踏舞+中年探戈+老年华尔兹!

【侠明】三更半夜时梦

Mrs. Frans:

谁说恩断义绝不能HE了???


少侠x方思明


少侠的性格尽量努力贴近剧情里。方思明ooc预警。


梗概:三更半夜,是告白的好时候,也是耍流氓的好时候。


 


三更半夜时梦


 


方思明做了噩梦。他从睡梦中睁开眼,背后大汗淋漓。他抬起手,屋内的蜡烛还点着,帘上烛影幢幢。他盯着手上那几乎从不摘下的铁甲*良久,才放下了手,沉默地闭上了眼。


他总觉得自己梦见了什么,然而一睁开眼梦魇便消失得无影无踪。方思明只记得一片红,红得热烈,却不似鲜血。他似乎站在悬崖边摇摇欲坠。醒来后他彻底睡不着了。自从那件事发生后,他便开始做噩梦。噩梦这种东西鲜少出现在他的世界中。倘若一个人活着便是噩梦的话,那梦中无论发生什么,便都算不得是噩梦。可现在不同,他睁眼闭眼全是噩梦,只不过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恐惧。


他每夜都要点上蜡烛。起初绿萝以为是他难以入眠,便给了他些熏香。但是他告诉绿萝,他没有失眠,只是习惯而已。绿萝关切地问他是否发生了什么,也不见他同上回的少侠一道。方思明只是说,无事发生,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几日前他路过这里,村子里的人将他当做少侠的同伴,感激他的帮助,便招呼他多留几日。绿萝又热情地欢迎他,唤他“美人哥哥”。神使鬼差地,方思明竟真的住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回到这里,或许是因为少侠。在这里,他们之间的分歧初现端倪,也是在这里,他们还能把酒言欢,对月畅言。


 


他老是想起那时的场景,他不敢想却不停地想。他想起少侠面色惨白,却固执地挡在他的面前。方思明以为那时他们已经彻底恩断义绝。淬了毒的利刃刺进少侠的胸膛。方思明飞速出手地杀死了敌人。临死之前敌人仍旧固执地用力划动利刃,伤口深且长,滑过少侠半个胸膛蜿蜒至脖颈。


“我以为我们会是朋友,”少侠吐出一口血,闭着眼睛,一字一句说,“这条命给你,我们恩断义绝。”


他接住了休克的少侠,双手微颤。楚留香他们紧跟着,想要接过少侠。属下小心翼翼不得不提醒他,他们得赶紧走。方思明从未怕过杀手——即使是在如此艰难的处境,可他那时有一瞬间的畏惧。他狠下心把少侠推给楚留香,可动作轻柔唯恐加重伤势。


方思明轻哼一声。


“武林新秀就是个这样的傻子吗?”


胡铁花对他怒目而视,方思明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看到一片红,那血从少侠的伤口逃进他的双眸里来,可又悄悄地换了颜色。


像一团火焰,像一颗赤子之心。


 


方思明坐在床上冥想。他想也许等到再一次东方既白的时候,他便会恢复正常。他难得地感到倦怠。房顶上忽然传来声响。方思明出了门轻功飞上屋檐。他有种奇怪的预感,是老熟人来了——或许说仇人?


少侠坐在屋顶。他在灌酒,周围堆满了或空或满的酒壶。方思明从未见过喝酒如此不要命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方思明冷声道。


“绿萝给我写了信,她说你不开心。”少侠还算清醒,酒劲还没有上来。方思明上回听到他的消息是在八天之前,下属照例送去了方思明找到了珍贵药材,然后回来说,苏蓉蓉他们说少侠已经康复了七七八八。从此之后,苏蓉蓉也就不收他送过去的药材了。方思明将自己这些担忧归结为是报恩。


“你不要命了,才康复几日就这般喝酒。”


“我很好。”少侠说,他扭捏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我做了个梦,我想你应该也做了梦。”


方思明不答。少侠递给他一壶酒,方思明结果,但是并不喝。


“你约我喝酒,我立刻骑马过去只怕怠慢了你。我请你喝酒,你就这么不情不愿了。”少侠抱怨说。方思明有些怒气,他想叱责对方此时此景怎与那时相同,而今他们早已不是朋友。


“痛吗?”方思明忽然发问。少侠愣了愣。


“你想听实话吗?”少侠说,“我忽然发现在你面前,我简直不能说实话。”


方思明皱了皱眉:“何出此言?”


“说实话会惹你生气,就是之前那样。你生气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很痛,痛得要死,但我不怕。”少侠说得轻轻的,像一片羽毛落在方思明的心上。面前的少侠实在是太奇怪了,方思明很少见他这副模样。少侠永远是正气凛然的,说话中气十足,眉眼弯弯地看向所有人。少侠毕竟是少侠。


“我怕你生气。你看你,不是一生气就要和人绝交吗?”少侠苦笑了一下,灌下去一大口酒,“但我还是要说,我跟你说的从来都是真心话,我就是那样想的。有时候我也怕我们不是一路人,可事实就是如此,不过也还好。不过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我要死了,又气又恼,虽然很痛,但我那时候什么都没有感觉。我只是想我们决裂的场景,方思明,你真是个无情的人。我很生气。现在我后悔了,那不是真心话。我这条命给你了,但我不想恩断义绝。”


方思明的脸在月光下愈发的白,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默默地看着少侠。少侠从来都是这样,总是让他措手不及,避无可避。他想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似乎就算你打他骂他,做尽天下坏事,他也会觉得你情有可原,也会锲而不舍地跟在你的屁股后,告诉你还可以回归正途。这简直是在白日做梦。


他有时候觉得少侠实在傻到可以,又觉得对方一定是看在他的身上有利可图。可有时候他又觉得自己完全错了。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开始信任对方。信任的滋味如何美妙,但是事实如刃,没有割破他的喉咙却让他血流不止。


他们不是一路人。少侠永远不可能站在他的身边。他站在悬崖边岌岌可危,可少侠却走在大路上一往无前,天地宽阔自在心中。


方思明想要让少侠来到他的身边,但那是不可能的。


他能做什么?少侠于他而言,大概早已不是朋友那么简单。或许应当这么说,方思明的“朋友”,自然不是普通人口中的“朋友”。他的朋友,当是可以托付一辈子,江湖虽大,百年光阴,有此一人足亦。


方思明嘴唇微动,可没有成功地发出声音来。少侠看见他的小动作,咧开嘴道:“你说什么?”他看上去是喝醉了的模样。方思明想起之前,这个人是如何劝他不要再喝酒,可现在场景相似,而角色却无端对调,他心下觉得讽刺,把酒壶粗鲁地塞到少侠的怀里,站起来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少侠。


“你该走了。”


少侠一愣。


“你赶我走?我酒还没有喝尽兴呢。”少侠干巴巴地说。他摇了摇手中的酒壶,几点酒水溅了出来。方思明看到他这副酒鬼,怕是自己还得护送少侠一路,免得他跌到湖里醉死水中。


“你为我挡了一下,你想要什么,我便补给你,从此我们割袍断义。”


晚风习习,树枝簌簌。方思明是习武之人,他一年四季身着袍子,既不感到炎热也不感到寒冷,似乎人世间夏寒冬冷于他毫无关系。可此时他却无端地感觉冷,冷到骨子里,冷风从耳鼻眼中而入,窜进他的血液里。


少侠放下酒壶。他拍了拍身旁的屋檐。


“坐下吧。”他说。


方思明不动如山。


“你忍心赶我走?”少侠说。


“我如何不忍心。”


少侠自顾自地说道:“今天的月亮这般好,你却赶我走,这是什么道理。”他望着方思明,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仿佛随时要哭出来。“我错了吗?”他这话不只是问方思明,也是在问自己。他偶尔会想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导致如今的局面,可是所有人都告诉他,他没有做错。他畏惧这个答案。他心里盼望方思明能说出他的罪状,这样也许他能改,他们情谊回归往日;也许他无法改变,他终于明白他们真的相差很远,终究不是一路人。


而然方思明终于不沉默了,他说:“你没有做错什么,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少侠扯了扯自己的衣领,那道贯穿半个胸膛的疤痕露出了一角。


“我的命都给你了。”


方思明只看了一眼就转移了自己的视线。那道疤如蜈蚣狰狞。他自己的身上也有疤,没有习武之人的身上没有疤痕的,但是这一道不一样,方思明觉得它实在可恨,他攥紧了自己的手,那时的愤怒再一次涌上心头。他反问道:“倘若我让你去杀人,你愿意吗?”


少侠又灌了一口酒,坦然道:“我不愿意。”他抬起头,直直地盯着方思明的眼睛。


“但是你可以杀了我解气。”


方思明无言以对。


少侠说:“坐下吧,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可以谈。”


这回方思明坐下了。


“我还把自己当成你的朋友,可你倒是干脆。”少侠把酒递给方思明,难得说出了略带挖苦的话,也不知道这话到底是在挖苦谁,“你不喝酒吗?金陵上好的美酒——啊也对,你什么美酒没有喝过。”


方思明说:“男女情长,难成大事。”


少侠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正是男女情长的人。”少侠道,“我最近才想起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雪庐书院。那个时候我看见了。你炸了船,不是吗?我险些死在海里,还好被香帅捞了上来,然后我拜了师,才真正进了江湖。”


方思明打断了他,说:“我之后很庆幸你没有死在那里。”


“这话简直不像你说得出口的。”少侠低声说道,“我以为你会很无所谓。”他伸出手想去握方思明的手,但又想起了那铁甲,于是他悄悄握住方思明的手腕。酒劲上来,少侠忘了那里也算的是命门,习武之人往往诸多禁忌,可方思明却任由他做了。


“我曾经以为江湖就是快意恩仇,逍遥自在,可是见得多了,我忽然明白我当时的想法是错误的。我初出江湖便见得了兄弟如何反目成仇,之后一路鬼祟事件,真教人不开心呐。不过我也看到了很多好的事情——同门待我如亲人,江湖之大,到处是朋友,到处是家。我也很庆幸我遇到了你。说起来,”少侠笑了笑,“我还很庆幸我遇到你的时候已经记不清当初那个神秘人的身形如何。不然说不定我会对你心存疑虑,没了你这个朋友。我们还是朋友吗?”


方思明看了他良久,却只是慢慢道:“我不知道。”


“那就问你的心。”


“我们还是朋友。”方思明艰难地说。 


少侠笑得愈欢了。


“当然是。”少侠大胆地揽住方思明。方思明一动不动,像个冰块,“我希望我们不仅仅是朋友。”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忐忑不安,总有蝉声盖过了他的话语的错觉。


我真的是醉了。少侠的大脑终于开始正常运作。他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方思明说出这样的话,他也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只当对方是朋友,特殊而重要的朋友。然而今日月色如水,正是良辰美景,方思明又如此专注地凝视着他。少侠竟一时不能自己了。他想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其实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他翻来覆去地想,意识模糊,又露出了个笑来。 


“我是个傻子。”他对方思明说道,随后轻轻地哼起了歌来。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方思明皱了皱眉。


“你喝醉了。”


“我一直醉得厉害。方思明,我忽然我觉得我要后悔的事情很多。”少侠认真地说,“我们的路还很长。江湖这么大,没有一个人陪着,你不无聊吗?” 


方思明仍是说:“儿女情长,难成大事。”


少侠抿了一口酒:“我一开始想要成就大事,想让人交口称赞,但后我觉得要遵从本心。”他站起来,指着远处道,“方思明,你看江湖那么大,这天下熙熙皆为利来,攘攘皆为利往。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在做什么。世间感情纷扰,是非对错,哪里是那么容易说清楚的呢。但是我想到你,我就是知道我就是我,我在这里。我看着你,我就知道我要做什么了。思明兄,这江湖有你,我感觉很好,很好。”少侠大笑起来,他对月举壶。


“来来来,喝酒,喝酒。”他抓起一边的酒壶塞给方思明,“我总算晓得为什么胡大侠那么爱喝酒了。一醉解千愁呵——”他拉长调子,似是又要开始唱戏了。


方思明一直无言。他不知道该对少侠说什么。或许他该道歉,可他又无话可说。杀人自当利落,做事也当干脆。他一度为少侠这个朋友感到欣喜,但两个人不是一条路上的。他没有为这个问题苦恼很久,当断就断。


可是,他也曾在深夜隐隐后悔。一开始他遇到的只是一点萤火,但很快那点光却变成了空中皎月,白日烈阳。习惯是个可怕的东西。先前方思明从未畏惧过黑暗,只是光明过后,黑暗也显得悲楚了。


“为何朋友就要相似。”少侠说,他背对皓月,月光披在他的肩上,宛若万张柔光,“你是你,我是我,事实如此。”


方思明因眼前的景象愣了下,他低低地笑了两声。


“那看来,是我迂腐了。”


少侠得意地摇摇头。他灌了一口酒,半跪在方思明面前,抱住方思明。两唇相碰,一口温酒被少侠渡给了方思明。方思明被这动作一惊,胸膛仿若有万道雷鸣,震得他手脚发麻,一时间除了瞪大眼睛竟忘记了其他动作。少侠洋洋得意。


“这酒如何?”


方思明暗忖少侠果然是醉了,醉得离谱。而他此时也要醉了。


“甚烈。”


撒酒疯的家伙再一次大笑起来。方思明终于受不了,一脚踹向少侠。可在对方即将从屋顶跌下去的时候,方思明又忙不迭将他拉了回来。


“花好,月圆。”少侠靠着方思明,动了动,脱力地倒在他的大腿上,方思明低下头看着他。少侠颇为自得地补充道:“还有美人再怀。思明兄,你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万圣阁的少主难得面容柔和,温和地说:“什么。”


少侠睁大眼睛,神色一片清明,似有一泓浅潭,倒不像是个醉酒的人了。而然酒气入鼻,方思明确定对方醉了,否则也不会如此胡言乱语。


“我在耍流氓。”少侠言辞凿凿。


这回轮到方思明大笑了。


少侠却说:“别吵到绿萝他们了。”方思明瞪了瞪少侠,少侠却浑然不知,只是满腔柔情地继续道:“以后我们也要一起赏月喝酒。”


“你当我是个跟你似的闲人?”


少侠不馁,“可我是个闲人啊,我还是可以继续对你耍流氓。”


方思明一掌打在了少侠的脑壳上,这一下不带内力亦没用上几分力,轻飘飘的。少侠却佯装受伤,痛呼一声。他扯住方思明的衣襟,挣扎着起来。


“方思明。”


“嗯?”


“我喜欢你。”


END



*我实在不知道方思明手上的是什么,就私设是可以摘的吧……这个梗以后也可以写。


*出自《凤求凰》


写了个很无聊的对话。最后结论是我不适合写古风文……


如果有下次,希望我写的没有这么ooc


就提前情人节快乐!

笑飞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晦暗灯火:

缺少社会的毒打

手描了几张玩儿,我喜欢三毒瘤的塑料友谊 ( ·3. )🎶

【果核情人】肉

太好吃了呜呜呜呜

蓬砰砰:

现代年下家教paro,肉肉肉,本来撩了就跑的车头【身体检查】了解一下


 @犹关坠 的催更是最后一片雪花!!!!很不seqing,手很生,其实很怕不好吃……


——


 


【❤魏❤老❤师❤】




——


没有能放出来的内容全外链抱歉 _(:_

【忘羡】深夜六十分11:刹车

笑死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襟危坐的炕:

现paro,蛇精病糖段子,男子高中生扯皮日常,聂二友情出镜。

【公交.avi】

无聊、雷且OOC,脑洞来源于网上段子。 




——————————————————————————


深夜六十分11:刹车


 


 


 


 


 


“魏哥,你看到那妹子了吗?”聂怀桑抬起右手装作挠鼻子,遮遮掩掩地小声对魏无羡道。


 


 


“哪个?”


 


 


“嘘...小声点儿,就站在中间走道靠车头的位置,小小矮矮的穿着浅粉色衣服...糟,她看过来了...!”


 


 


两人看窗外的看窗外,低头的低头。


 


 


余光扫到女孩子转过头去了,魏无羡视线从窗外移回来,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的人。


 


 


“看到了,挺漂亮的。怎么了?”


 


 


“就那个,我们班的班花啊!上次英语竞赛排在你后面上台的。”聂怀桑做贼心虚地抬头确认了下才出声。


 


 


“哦...好像有点印象...怎么了?想追她要我帮忙...?别介,你魏哥我可忙着呢。” 魏无羡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眼珠子控制不住地向隔了一个座位坐得端正到令人发指的蓝忘机那里瞄着。


 


 


“别呀...我哪有雄心豹子胆招惹这朵霸王花,这不是担心你吗...”


 


 


魏无羡心里美滋滋地盘算着今天怎么逗蓝忘机才能让他多说几句话,最好惹急了将这小古板气得脸红红的......嘴上漫不经心地回道:“担心我什么。”


 


 


“你不知道她暗恋你很久了吗?我昨天体育课经过她们女生堆,断断续续地听到她们在讨论什么'公交','魏无羡','刹车'...”他顿了顿,接着道:“你也知道我这人对咱兄弟几个的名字特别敏感,就特别留意了,之后又琢磨了很久都没琢磨出来,直到—————”


 


 


“不是昨天吗,怎么就琢磨了很久。”魏无羡笑着无情地打断了他妄图通过表忠心获取期末答案的意图。


 


 


“这这这不是重点!魏哥你听我说———我刚才上车时看到她的一瞬间我就想明白了。”聂淮桑说到激动处似乎想拍一下魏无羡的胳膊,手抬了一半被魏无羡轻飘飘的眼刀刮了一下,尴尬地拍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什么?”魏无羡也被吊起了三分胃口。


 


 


“你知道这班车的司机开车有多猛吧?”


 


 


“人称M市飙车十三郎,上次一个急刹差点把我从车头甩到车尾,老腰直接拧折。”魏无羡想想还心有余悸地按了按后腰。


 


 


“对对对!就是刹车很猛!这么快就答到点了,您稍等会儿我给您搬颗橘子树来。”聂家老二发自内心地露出了赞赏的微笑。


 


 


“你能不能说重点。”


 


 


“别急别急这不是重点来了吗,霸王花平时不坐这班的,今天上车我就很奇怪怎么回事。”他左右看了看,声音压得低的不能再低:“刚才一瞬间福至心灵地想起前段时间班上很火的段子:女生在车上被急刹车甩到了坐着的男生怀里,两人看对眼了就在一起了......再加上她总是往这边偷看,我就怀疑————”


 


 


“怀疑什么?她故意装作被刹车甩到我身上,然后尴尬又不失礼貌地跟我搭讪'真是对不起刹车太猛了而我真的是太娇弱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我回'啊没关系女孩子要多吃点',再接着我们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嗯?”


 


 


“魏哥就是魏哥...太厉害了,橘子洲头都给您搬过来。”


 


 


“没有这么无聊吧...?”


 


 


聂怀桑一下子急了,嚷道:“你都不知道,她平时贼迷信这种小段子!她们女生间不还有什么拿到男生制服第二颗扣子就可以一直在一起的传言吗。还有...!你看你旁边一个空位她不坐,非要在那里站着,几个意思?这他妈不是司马昭之心吗?!”


 


 


魏无羡心里嘀咕着难道不是小古板冷气太足了都没人敢靠近吗真是白瞎了这张漂亮得要命的脸,嘴上敷衍着:“行吧,你说的算是有点那么个意思吧。”


 


 


聂坏桑突然躁动不安了起来,捣了捣魏无羡的胳膊,低低地嚷道:“前面要到夷陵站了,要要要刹车了!...我好像看到她要...卧槽动了动了!魏哥注意躲避!”


 


 


魏无羡闻声活动了下大腿,准备一刹车就往旁边空座位挪。


 


 


“哧啦————————————”


 


 


公交一个急刹车,全车的人都跟着晃了两晃,更有甚者绕着握杆直接被甩了两圈,狭窄的空间里“哎哟”“卧槽”此起彼伏。


 


 


聂怀桑瞪大了眼看着勇气可嘉的霸王花脚下往这边一歪,身子一飘,一屁股稳稳当当地坐在了魏无羡的位置上。


 


 


—————魏无羡“原本”的位置上。


 


 


聂怀桑心里松了一口气,抬头强行忽视了霸王花有些失望的眼神,绕开她往旁边瞅去。


 


 


“!!!!!”


 


 


 


 


 


“哟...蓝湛真巧啊...”


 


 


 


“........”


 


 


 


魏某人浑身僵硬地一动不敢动,手想撑住座椅边缘站起来,结果摸到身下出乎意料硬梆梆的坚实躯体,就像被电打了一样将手猛得缩了回来。


 


 


“对不起刹车太猛了而我实在是太娇弱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


 


 


“...........”


 


 


 


 


 


 


 


 


 


 


 


 


 


 


 


————————晚安——————————


 


 


 


 


脑洞来源于前段时间网上的段子,找不到来源了,大家应该都看过。


 


我发现我真的好喜欢男高中生日常(。




挺无聊的但是还是希望大家给个面子赏个评论...嗯...没准下次就真的公交.avi了呢